主页 > 一红组彩色统一图库免费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泡沫破裂!深圳 VR 市场进入狼吃狼时代

发布日期:2021-09-15 03:3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深圳,每一天都在上演战争,每一天都在经历生死,只有对于市场具有无比敏锐嗅觉的人,才能生存下去。

  此为 11 月深度连载《深圳 VR 风云》第一篇,VR 价值论每月将如数推出深度稿件,期望透视行业的每一个面,为读者带来最详实、最权威、最全面、最深刻的报道。

  在深圳龙大高速旁边的一处工厂里,一个个已成形的 VR 眼镜,正随着流水线被送到小高手中,他熟练地贴标、打包,再迅速地放回流水线。

  每天,小高要贴 3000 个 VR 眼镜,并完成打包。遇到加班,则多达 5000 个。

  打包好的 VR 眼镜被装入一个个大箱子,然后由小推车运往楼下,装入早已等候多时的大卡车。这些卡车只待载满,便整装待发,驶往码头。在那里,这些 VR 眼镜将被送到大洋的另一边——美国沃尔玛。

  小高不知道这些经过自己手的 VR 眼镜将送往哪里,他也并不关心。他只知道,现在工厂又多增了几条拉线来做 VR 眼镜,他希望自己能更熟练些,这样就能每天多装一些盒子,工资拿得更高一些。

  与这些日子爆出来的 VR 企业欠薪、裁员、拖款、融不到资、生存困难不太一样,这里的场面着实火热。

  工厂的负责人古乐乐告诉记者,前儿刚接了美国客户 300 万的订单,流水拉线 条,为了赶在平安夜前交货,工人们加班加点忙活着,人手完全不够用。

  据古乐乐称,这样规模的工厂在深圳大致有 10 家左右,其中一家超级大厂每日出货量就达 30-50 万台。除此,深圳还有大大小小的作坊 100 来家,日出货量 3000 台。这样算来,深圳 VR 眼镜月出货量不会低于 2000 万台。

  9 月份市场行情好,估计能到 3000 万台。媒体之前爆出来的 1000 万台,早就超了。

  9 月份市场行情好,www.8013a.cc,估计能到 3000 万台。媒体之前爆出来的 1000 万台,早就超了。

  千幻魔镜是深圳最早进入 VR 眼镜的团队,早在 2014 年下半年便已开始打入市场,如今,千幻魔镜已成为线下渠道最为成功的典范,华强北电子市场几乎一半以上的 VR 眼镜店都打着 “千幻魔镜” 品牌。

  创始团队成员陈丽告诉记者,2014 年团队是淌着血过来的,每月净亏 80 万。

  与千幻一样,2014 年底至 2015 年上半年,涉足 VR 眼镜的团队大多都是亏损状态。

  不过,自 2015 年下半年起,深圳 VR 市场开始进入快速增长期。这个时期,一款取名 VR BOX 的盒子突然火了。

  这是由聚众创公司生产的一款产品,其老板告诉记者,也不知道为什么,VR BOX 莫名其妙就成了爆款,在深圳市面上卖得最好,老外就认这个牌子。房先生说道:

  去年 12 月以后,销量开始往上蹭蹭地涨。这之前,一天出个 2000 台;可到了 12 月,客户要的量一下子大起来,一直缺货,也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开始加大产能。

  去年 12 月以后,销量开始往上蹭蹭地涨。这之前,一天出个 2000 台;可到了 12 月,客户要的量一下子大起来,一直缺货,也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开始加大产能。

  随着全球三大头显 HTC、Oculus、索尼相继宣布预售及出货时间,VR 的概念开始剧烈搅动,伴随投资潮的风起,以及海外色情网站的推波助澜,全世界范围内掀起新一轮 VR 热。

  作为全世界消费电子产品最大输出地的深圳,它最先感受到了这股潮流的热烈与疯狂。

  “3 月份的时候,我们一天能出到 2 万台,还是不够,一直缺货缺货,出货量太大了。那时候都是先打全款,再出货。” 房先生说道,“客户都直接跑到厂里来等,做出来多少马上抱走多少。”

  市场瞬间的起势,让所有人看到了这门赚钱的生意。一时间,大量的人马开始杀入,原来做手机的、做移动电源的、做手表的、做平板的……通通来了,纷纷增开 VR 产线。

  只要是热销产品,如 VR BOX,市面上便有大量仿品涌现,VR 市场鱼龙混杂。

  之前 VR BOX 二代的出厂价是 45 元,仿品搞乱了市场,5 月以后,我们出厂价就全降到 18 元了。没办法,仿品都降到 11 元了。

  之前 VR BOX 二代的出厂价是 45 元,仿品搞乱了市场,5 月以后,我们出厂价就全降到 18 元了。没办法,仿品都降到 11 元了。

  古乐乐及其团队经过近半年多的筹备,在今年 5 月份,从手机转入 VR 眼镜市场。虽然没有踩到 3 月份的爆发点,但多年做手机形成的市场判断力,让他很快起势。

  他告诉记者,市场上卖得最好的只有两种,要么是高端的一体机,要么是低端的 VR 手机盒子。中间则价位难做。

  “30 元的盒子都不好卖了。这就是中国市场,做什么事情都不能脱离中国的国情。” 古乐乐说道。

  图为古乐乐工厂展示柜一角,其中包括出厂价仅 2 元的 VR 眼镜、仿品 VR BOX 及一体机

  今年 3 月到 5 月,手机盒子主要扫的是海外和一、二线 月,扫的是二、三、四、五线城市,这么大的国内市场,都还没扫完呢。

  今年 3 月到 5 月,手机盒子主要扫的是海外和一、二线 月,扫的是二、三、四、五线城市,这么大的国内市场,都还没扫完呢。

  深圳这一波 VR 眼镜,最早是靠海外市场带起来,主要销往美国、中东、俄罗斯、欧洲、非洲。彼时,国内销售份额仅占 2 成。

  不少 4S 店、大卖场,一次性采购几千个 VR 盒子,专门用来附送给客户。一方面价格便宜,一方面概念又比较新颖。

  看似满地黄金的市场,实则暗潮涌动。稍不注意,一时的风光无限便可能败下阵来,成为群狼的口中食,从此,消失山野。

  经走访发现,4 月份时,热销款 VR 眼镜尚能有 10 元利润,如今 10 月份,利润早已降至 2 毛,甚至 1 毛。

  这正是深圳的神奇之处,背靠强大的供应链,直逼 1 毛的薄利仍能支撑得住。

  当需求呈稳定增长态势时,市场间的竞争几近饱和,这更像一个存量市场间的争斗:你多我少,你赢我输。

  市面上大单的数量及数额趋稳,小单的数量及数额也趋稳。于是,为了压低各自的成本,大狼和小狼分别在自己的领地打起圈地战。

  谁的消息更为灵通、谁的接单能力更强、谁的渠道更为扎实,谁便拥有更强的韧劲,内力将不断增强。

  一旦因为资金周转出现问题,无论是大厂还是小厂,就有可能败下阵来,成为狼群的口中食。从此,在深圳的这块 VR 竞技场,再无立锥之地。

  由于大厂间的价格战随时上演,经销商一旦买高,囤了货,货品便可能积压,售不出去,如此,同一链条商的经销商就有可能随时覆盘。

  如果说,今年年底深圳的 VR 眼镜战场是狼与狼之间的对决,那么一路打到明年,这便是一场大象与大象之间的恶战。

  2016 年,第三方移动 VR 手机盒子呈爆发式增长;2017 年,VR 盒子将平稳增长;2018 年,VR 盒子将平稳下降;自 2019 年起,VR 眼镜将大幅下降,行业开始大面积萎缩。

  今年年底大厂之间比的还是接单能力、是渠道销售,那么明年,一场关乎供应链整合的战役,将在活下来的大厂中打响。

  届时,供应链的供给速度、供应链成本、供应链的支持力度、供应链品质将成为成败的关键。古乐乐说道:

  第一阶段比营销,第二阶段比供应链,这之后再是技术、团队、宣传,一场场战役往前打。以前做手机的时候就是这么打过来的。

  第一阶段比营销,第二阶段比供应链,这之后再是技术、团队、宣传,一场场战役往前打。以前做手机的时候就是这么打过来的。

  “在深圳这个神奇的地方,你以为成本已经到底,不可能再降了,可供应链的某些原材料元器件,就是能再次刷新你的三观,让成本还能往下降,真是神奇!” 古乐乐笑道。

  如今,廉价的 VR 眼镜在深圳已经打得刺刀见红,在利润逐渐滑落的档口上,大厂们不愿离场,不仅仅是因为不肯放弃利润,还因为,在他们的布局中,VR 眼镜是基础,打好了这个基础,就能顺理成章地落下第二颗棋子:一体机。

  这是一个更为猛烈的战场,因为相比 VR 眼镜,它的技术更复杂、供应链更长、对手更凶悍,市场更莫测,波及的利益相关方也更为冗繁。

  请关注《深圳 VR 风云》之深度连载第二篇:《一体机开打,又一场来势汹汹的恶战》,VR 价值论近期推出。

  据多方信息,VR 价值论将 2015 年 12 月至今,深圳第三方 VR 眼镜盒子出货量数据总结如下:

  • Power by DedeCms